在一处有些潮湿和隐蔽的山洞口停了下来

作者: admin 分类: 奔驰彩票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12-12 14:06
 
第三百一十二章 他居然硬抗住了!
  “打得好!”
  伴随着那人的傲然之色,其他几人纷纷叫好。
  杜仲也不过如此!
  “这一下,我看他怎么跑!”
  商家中年人,大笑着冷喝了起来。
  六人齐齐动身,朝着被砸飞出去的杜仲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
  一个淡漠的呢喃声,突然传来。
  “易形!”
  话声,从杜仲的口中传出。
  “砰!”
  声音刚落。
  六人追击而来的路上,一棵大树骤然爆炸。
  “恩?”
  异状突生,六人追击的身形,猛的一窒。
  大树怎么会爆炸?
  六人心惊。
  心惊的同时,透过那漫天飞射的木屑,朝着前方一看。
  赫然发现,被打得无力,甚至在半空中倒飞吐血的杜仲,突然一个转身,借着倒飞之势,速度暴增。
  竟是在他们这一窒之间,消失在了六人的眼前。
  这一幕,把六人给看傻了!
  “怎,怎么回事?”
  挥舞巨锤的武林人士,一脸茫然的张口询问。
  “不,不可能啊……”
  另外一人也立刻出声符合。
  “那种攻击,他居然硬扛住了?”
  就连夏尹,也彻底的愣住了。
  谁能想的到?
  那种类型的攻击,可是神变后期的强者,最为强大的攻击手段,不但包含了自己强横的能量,还调动了天地能量的配合,威力强大到了让人根本没法抵挡的程度。
  这种攻击,杜仲一个假神期,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商家中年人也震惊了。
  他刚才还说,杜仲还能怎么逃?
  可现在,杜仲就这么走了,走得不带一点犹豫,没有一丝阻碍,甚至没带走一丁点尘埃,这让他彻底的傻眼了。
  ……
  另一边。
  “呼呼呼……”
  暴掠在丛林间,杜仲大口的喘息着。
  刚才那无比惊险的一幕,依旧在他的眼前不停的回放。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怎么做出选择的,因为对方六人的攻势来得实在是太快了。
  或许,这就是特种部队最为看重临场反应和选择吧。
  当时,杜仲自知没了退路。
  但他必须活下去。
  所以,只能在第一时间做出选择,结果也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因为很清楚六人实力的缘故,杜仲在那种危机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实力最弱之人挥舞的巨锤。
  一来,是因为此人的实力最弱,攻击也最弱。
  二来,是因为此人先前一直被他压制,巨锤凝聚出的时间很短,根本不能发挥出全力。
  最重要的是,巨锤的攻式是横扫而来。
  其余的都是斩劈、从天而降。
  当杜仲主动迎上去。
  被巨锤击中的时候,杜仲的确受了重伤,甚至忍不住的喷了不止一口的鲜血,但是接下来的五次攻击,却因为巨锤的挥舞,而全部落在了锤柄上,并没有击到杜仲。
  虽然,随后的能量气流大爆发,又让杜仲的伤势严重了一分。
  但是这对杜仲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只要不是一击必杀。
  他就能保命!
  当然,被巨锤的力量和能量气流席卷着倒飞出去的时候,杜仲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使用易形之术,因为他知道,一旦提早用了,对方六人必然会很快察觉,会再次追击上来。
  直到飞出很远的一段距离之后,杜仲才趁着对方六人傲然的时候,悄然使用易形之术,同时还将体内的伤势,转移到六人追击而来的线路上,对六人造成了短时间的阻碍。
  “唰……”
  暴射在丛林中。
  杜仲暗暗苦笑。
  他刚才的确受了重伤,可是为了保证自己能顺利脱逃,他直接用易形之术,把自己体内百分之八十的伤势,都转移了出去。
  目前而言,他只受点轻伤。
  “这种情况,绝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一边飞掠中,杜仲一边暗想道:“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听我解释,因为莲花果,因为小红犼,也因为那些黑袍人!”
  说话的同时。
  杜仲低头看了看,被他被在裤腰带里的莲花果。
  以及被他用衣服包裹起来,背在后背上的小红犼。
  还好,两个东西都还在。
  “看来,要想洗刷冤屈,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转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虽然确定无人追来,杜仲却依旧加快了速度,暴射出去。
  ……
  丛林中。
  混战仍在继续。
  “恩?”
  远处,一直在养伤的神秘人见到杜仲被击中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却又面色一喜,张口大喊道:“少主已经安全离开,我们撤!”
  此话一出。
  正在激战中的所有黑袍人,顿时就呼啦着退出战场。
  黑压压一片,朝着远处飞速遁逃而去。
  “追!”
  商易举手高喊。
  所有武林人士,纷纷暴冲而上。
  经过长时间的激战,黑袍人已经明显的陷入了劣势,毕竟其中存在的神变期以上的强者只有一个。
  而武林人士这边,却有足足六个。
  在这种情况下,武林人士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让黑袍人离开。
  只可惜。
  黑袍人逃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很快的就蹿出了树林,冲入到了另外一座山的丛林里。
  “停!”
  冲在最前方,商易猛的一抬手。
  所有武林人士,齐齐停步。
  “别追了!”
  商易转过头来,望着所有人,说道:“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我们占据了不小的优势,但是要完全杀掉这些黑袍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我们并不知道这些黑袍人的人数到底有多少,在前面的山林里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在埋伏着,贸然冲进去的话,恐怕会吃亏!”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
  商家和夏家,俨然成了所有人的领头者。
  那些原本自由自在惯了的武林人士,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敢贸然脱离这支大部队,大家都知道,脱离出去的结果,就是死!
  “夏宁玉,这事你怎么看?”
  商易转头看着夏宁玉。
  “我也不知道。”
  夏宁玉摇摇头。
  “是啊,太奇怪了。”
  夏尹走上前来,一脸苦笑地说道:“我怎么感觉,我们一直都在被人耍着玩?”
  “我也这么觉得。”
  商家中年人也点点头,开口道:“且不说这些黑袍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作法,就说那杜仲,我是倒现在也不敢确定,他跟那些黑袍人到底是不是一伙的。”
  “我保持怀疑。”
  商易开口道。
  “我也是。”
  夏宁玉苦笑,说道:“虽然从杜仲的表现和黑袍人的表现上来看,杜仲跟那些黑袍人应该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谁又说得清楚,他们是不是联合起来在演戏,而且谁又说得清楚,这些黑袍人冒认杜仲为少主,到底有什么价值?”
  众人点头附议。
 
第三百一十章 清者自清!
  “唰唰唰……”砸中的身体,当即暴射而出。
  远远的被轰飞了出去。
  “哼,硬扛我一击,不死也残!”
  挥锤之人,因为之前被杜仲压制得极为恼火的缘故,如今一锤命中,便是傲然自喜的大笑起来,望向杜仲那倒飞而出的身形,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就在这时。
  一个大喊声突然传来,打断了在场所有人的动作。
  “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敢对我杜仲兄弟不客气!”
  一个不屑中带着些须怒火的喊声由远处传来。
  所有血族人一惊。
  立刻转目回望。
  而杜仲却是猛的皱紧了眉头。
  这个声音,他非常的熟悉,熟悉到对方只说出第一个字,他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唰!”
  伴随着破风声的传开。
  一大群黑压压的人群,突然就冲了上来。
  带头之人,赫然就是仇东升!
  那名一直跟随在其身边的黑袍人,依旧紧随其后,在这俩人的后方,则是一大群普通的黑袍人。
  “啪嗒啪嗒……”
  脚步一落。
  在仇东升的指挥下,一群黑袍人立刻就冲了上去,把所有血族人全部包围了起来。
  血族人见状,一个个如临大敌。
  暮斯的脸色,更是在瞬间阴沉了下去。
  从进入天山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极力的躲避着黑袍人,这一次才正式的跟黑袍人遭遇在一起。
  虽然以他的实力和速度,对上黑袍人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但是双方都对精血有所需求,而血族的精血无疑要比普通的武者纯上许多,在黑袍人的眼里,血族的精血无疑是大补之物。
  双方一旦撞上,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只是,让暮斯没有想到的是。
  这些黑袍人,居然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出现,而且从对方的言语来判断,他们跟杜仲的关系,似乎并不如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差!
  被骗了?
  暮斯是越想心越沉,可面对如此多的黑袍人,却丝毫不敢妄动。
  “啪嗒啪嗒……”
  眼看血族人已经被完全包围起来,仇东升这才不急不缓的迈开脚步,直接就从一名血族人的身边迈步而过,走到杜仲身前,张口道:“杜兄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不晚。”
  杜仲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旋即转目看着仇东升,张口道:“或许应该说,你一直都在吧?”
  “哈哈,还是你了解我。”
  闻言,仇东升哈哈一笑。
  旋即,转头看向暮斯,面色一冷,说道:“异族人跑到我华夏来干什么?”
  暮斯神色一变。
  “杀了!”
  甚至都没给暮斯说话的机会,仇东升便一声令下。
  黑袍人立刻动手。
  因为人数众多的关系,所有的血族人,包括暮斯在内,都是瞬间陷入了混战之中。
  而杜仲和仇东升,却完全不受影响,已久站在原地。
  “整件事情都是你策划的吧?”
  完全不在意萦绕身周的打斗声,杜仲直接张口朝仇东升问道。
  “怎么样?”
  仇东升勾嘴一笑,问道:“还合胃口吗?”
  “是不错。”
  杜仲眯着眼,说道:“可惜,不太劲道,没有嚼头。”
  “对我来说,有没有嚼头都无所谓,只要能让人吃饱就行。”
  说到这里,仇东升凝望着杜仲,语气深长地说道:“最好是撑死!”
  “呵呵……”
  杜仲轻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我的胃口可大得狠。”
  “别急。”
  仇东升也随之一笑,略带歉意的补充道:“我这饭不是还没做完吗,你慢慢吃。”
  “好啊。”
  杜仲耸耸肩,眯眼问道:“你下一步,想怎么做?”
  “我这不正在做吗?”
  仇东升朝着身周那混乱的战斗一指,张口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下一步当然是要帮助你喽,要不然接下来的菜可就没那么美味了。”
  说笑间。
  仇东升手掌一翻。
  掌心,一枚深紫色的普通奇果,闪烁而出。
  “这是第一步,给你疗伤。”
  一边微笑着,仇东升一边把掌心的奇果,递到杜仲身前。
  杜仲淡然一笑。
  丝毫不客气,伸手把奇果抓过来之后,便是一口直接吞了下去。
  杜仲吃得这么干脆。
  倒让仇东升有些疑惑了起来。
  “你就这么放心我?就不怕我害你?”
  仇东升问道。
  “从目前的情势来看,我对你还有用,就算你想害我,也不会傻到选在这个时候。”
  杜仲一脸自信的分析了一声,旋即补充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恢复得越好,对你就越有用,对吧?”
  话声落下。
  杜仲面带深意的看着仇东升,等待着仇东升的回答。
  其实。
  就在仇东升拿出奇果的时候,杜仲就在第一时间,暗暗的开启功德眼观察了一遍,确定无事之后,才毫不犹豫的把奇果吃下去。
  白送的奇果。
  杜仲怎么可能拒绝?
  “哈哈,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用费事。”
  仇东升满意的大笑一声。
  “差不多了。”
  察觉到奇果的能量在体内化开,杜仲也不墨迹,直接就张口道:“帮我守着,我要吸收奇果的能量疗伤。”
  “没问题。”
  仇东升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句。
  杜仲双腿一盘。
  就地坐了下来。
  虽然刚才用易形之术,将伤势转移掉了八成,但是杜仲体内依旧还残存着两成的轻伤。
  要想继续玩下去。
  就必须把伤势完全治疗愈合才行。
  一枚普通的奇果,足够了。
  最为重要的是,杜仲还需要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来恢复精神力。
  毕竟,这天山里面危机重重。
  一旦精神力消耗一空。
  杜仲就无法使用易形之术,所受到的生命危机也会更大。
  “呼……”
  一记深呼吸之后,杜仲双眼一闭,立刻就进入到了入静状态。
  奇果所化的能量,也在他的控制下,飞速的将体内受伤的部位,完全的包裹覆盖着蕴养了起来。
  战场上。
  望着杜仲盘坐疗伤的模样。
  仇东升一声不发,嘴角带着一抹森然的冷笑,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杜仲。
  没错。
  杜仲对他还有用,所以即便心里对杜仲很是愤恨,他也不会杀掉杜仲。
  因为,他要去享受。
  享受杜仲遭受千人唾骂,遭受万人攻击,甚至被被完全孤立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敢对他施予援手的那种快感。
  似乎只有那种快感,才能填补他在化龙池里,遭受的那种痛苦!
  十几分钟后。
  杜仲将奇果所化的能量完全吸收炼化,精神力也再度恢复到了巅峰。
  一睁眼。
  杜仲正好看到那混乱的战场中,黑袍人和血族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原本有十多人的血族,在黑袍人的围杀下,竟是死了三分之二,包括暮斯在内,只剩下了五人。
  眼前,暮斯正带着剩余的手下四人,仓皇逃窜……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比你更期待!
  “噌!”
  眼看着仓皇逃窜出去的血族,杜仲猛的站起身来。
  “速度挺快啊。”
  仇东升咧嘴笑道。
  “为何不追?”
  杜仲盯着血族逃窜的背影,张口问道。
  “干嘛要追?”
  仇东升摇头一笑,说道:“你听过鲶鱼效应这个词吗,或者说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汤?”
  闻言,杜仲明白了。
  仇东升之所以放走暮斯和血族残党,为的就是搅乱这天山当前的局势。
  在异族人的乱搅下。
  他手下的这些黑袍人,所不定还能趁机在浑水里摸个鱼。
  “呼……”
  心念及此,杜仲暗暗的吸了口气。
  仇东升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会变得如此的阴险狡猾,如此有心计?
  “傍晚了。”
  就在杜仲暗想的时候,仇东升却是突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边的晚霞,然后转过头来,饶有兴致的望着杜仲,说道:“有兴趣,一起吃个晚饭吗?”
  “好啊。”
  杜仲笑笑。
  “你们先下去。”
  仇东升转过头,对着身后的黑袍人一挥手。
  所有黑袍人立刻退下,只剩下那一个一直不说话的黑袍人,依旧寸步不离的站在仇东升的身旁。
  “在这里等我。”
  等黑袍人全部撤离,杜仲张口说了一声,旋即身形一动,立刻就冲到了不远处,雪山边缘的雪地里。
  短短一分钟后。
  杜仲又再次折返了回来。
  一手,提着两只雪兔。
  “轰隆……”
  随着烈火的烧涌,四只被剥了皮的雪兔,在那炽热的火堆上,被烤得流油。
  “好香!”
  闻着香味,仇东升忍不住的竖起大拇指,赞叹了一声。
  “嘿……”
  杜仲漠然一笑。
  “唉……”
  从杜仲手里接过一只烤熟的雪兔,仇东升一边叹息着,一边感慨道:“咱们这辈子,估计也就最后在一起吃这么一顿了。”
  “跟我想的一样。”
  杜仲随意的回一声。
  “其实,我们本可以做朋友的。”
  仇东升转头看着杜仲,一边伸手撕扯着兔肉仍进嘴里,一边张口说道:“世事无常,一转眼就已经这样了。”
  “现在才感叹?”
  杜仲摇头说道:“晚了!”
  “没错,晚了。”
  仇东升附和着点点头,说道:“不过,我的日子倒还有不少,你可就不一定了,就算有也一定不是好日子,还是好好的享受享受这最后的清静吧。”
  “这一点,我们有分歧。”
  杜仲摇摇头,淡然笑道:“以后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说不定日子还长的人是我,需要把握住这最后的清静的人,是你呢?”
  “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的自信。”
  仇东升哈哈一笑,又补充道:“我恨你,同样是因为你的自信!”
  说罢,直接把穿在树枝上的兔肉伸到眼前,恶狠狠的就咬了一大口。
  “别说,我一直都挺讨厌你的。”
  杜仲轻笑一声,也咬了一大口兔子肉。
  就这样。
  在两人的互相感慨,互相揶揄中,四只雪兔很快的就被消灭一空。
  “啪啪……”
  吃完兔肉,杜仲就地把手中的木棍一仍,然后拍了拍手,望着仇东升问道:“有纸巾吗?弄一块来擦擦手。”
  “纸巾没有,倒是有几片湿巾。”
  说话间,仇东升从裤兜里摸出来一包湿纸巾,顺手给杜仲递了一片过去。
  “走走?”
  杜仲一边擦手,一边迈步走向树林外。
  仇东升紧随其后。
  日落月升。
  两人在星空下谈聊起来。
  一转眼,便是聊到了很晚。
  深夜。
  俩人各自睡去。
  翌日一早。
  在冰冷寒风的吹拂下,俩人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啪嗒啪嗒……”
  无话,杜仲直接迈步就要离开。
  “要走了?”
  仇东升张口问了一句。
  杜仲没有回答,依旧向前迈步。
  “你有什么打算?”
  “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才行,否则黑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攻上来。”
  商易沉思了一下,提议道。
  “对!”
  夏宁玉附和着一挥手,张口道:“大家一起走,注意别走散了!”
  说罢。
  在夏商两家人的带领下,所有人一起离开。
  ……
  这边。
  脱离战场之后,神秘人直接就飞到了天山外的那一座小山峰上。
  举目一看。
  仇东升正站在山巅的一棵小树旁。
  在其身旁,还站着一名黑袍人。
  此人,一直都在仇东升身旁,时远时近,反正从不离开,唯一一次离开仇东升身边,还是去了不可知地,通知周乙乾展开计划。
  “唰。”
  神秘人破空而至,站在仇东升身旁。
  “怎么样了?”
  仇东升面无表情的张口问道。
  “计划展开的很完美,唯一不足的是,杜仲在最后逃跑了,目前情况是,那些武林中人对杜仲抱有怀疑,但是怀疑得并不确切!”
  神秘人上报道。
  “我要听详细情况。”
  仇东升再次张口。
  神秘人立刻把现场的所有情况,仔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神秘人诉说的经过,仇东升那无比苍白和凹陷下去的脸颊上,脸皮忍不住的一抽,张口说道:“这就是杜仲啊……”
  这话一出,神秘人浑身一颤。
  “没错,这就是杜仲是风格,从来都有方法不吃亏,就算吃了亏,也要让人掉块肉!”
  眼珠一转,仇东升冷冷的笑了起来,用无比严肃的命令的语气说道:“无论如何,必须把杜仲和我们有关系的这件事给它坐实了,只要杜仲一和那些武林人接触,就立刻把跟他有所接触的人杀掉。”
  “不过也别全杀,稍微留几个让他们去报报信!”
  “至于名义嘛,就是保护少主!”
  “等所有人都信了,我们留着杜仲也就没什么用了,到时候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要他的命!”
  说到这里,仇东升嘴巴一咧,忍不住疯狂而狰狞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仿佛,他已经看到了,他可以随意揉捏,可以轻易控制杜仲性命的那一天!
  “这……”
  神秘人沉吟了。
  “没听懂?”
  仇东升面色一冷。
  “好。”
  闻言,神秘人猛的一咬牙,张口应声。
  ……
  丛林里。
  狂掠中的杜仲,翻过了整整两座山之后,。
  “只能先躲上一段时间了。”
  暗自呢喃着,杜仲准备布置迷幻阵,把洞口隐藏起来。
  可就在弯下腰,准备布阵的时候,杜仲的眉头却是突然的一挑。
  猛的转头,喊道:“谁?”
  大喝声传开。
  一道身影,自丛林中的大树背后走了出来。
  “是你!”
  见到来人,杜仲神色一紧。
  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就是一直追击着他,却并没有在武林人士和黑袍人大战中出现的血族首领,暮斯!
  “是我。”
  暮斯咧嘴一笑,张口道:“你不要那么紧张,我现在不是来杀你的,而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第三百一十三章 仇东升送奇果
  “合作?”
  杜仲神色微动,一脸怀疑的看着暮斯,冷声问道:“以你我之间的关系,你来跟我谈合作?就算你说的是真话,我又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嘿嘿……”
  暮斯咧嘴一笑,无比自信地说道:“现在,天山里的两大势力都视你为仇敌,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你还有其他的路可以选吗?”
  说到这里,暮斯迈开脚步,面带微笑的走向杜仲的同时,张口道:“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我可以保你安全离开这里,怎么样?”
  “不需要!”
  暮斯的话声才刚落下,杜仲想也没想,便是直接摇头说道:“你们自身都难保,就别在这里瞎管闲事了!”
  说罢,杜仲脚步一动,便是要转身离开。
  “哼!”
  冷哼声起。
  盯着刚转过身去的杜仲,暮斯把双眼一眯,嘴角森然一勾,张口道:“上一次,让你逃了,现在你已经受伤了,难不成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能再逃出我的掌心?”
  暮斯的话声,阴沉无比。
  言语间,满是杀意。
  随着话声的落下,站在其身后的所有血族人,立刻就冲上前来,从四面把方把杜仲合围了起来。
  “恩?”
  见状,杜仲神色一寒,双眼冰冷的看着包围在身周的每一个人。
  “我说过,我这次来,不是为了杀你。”
  走上前来,暮斯面色玩味的望着杜仲说了一句,旋即才又缓缓的补充道:“只要你答应与我合作,我便放了你,同时也保证让你安全离开这天山,若你要一再拒绝的话,那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闻言,杜仲眼珠一转。
  神色冰寒的脸上,突然就涌现出一股漠然之色。
  “不久前你还想杀我,现在又想跟我合作?”
  说到这里,杜仲冷哼一声,张口说道:“我可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到底有什么企图,就直说吧!”
  “其实很简单。”
  暮斯满意的咧嘴一笑,望着杜仲的同时,伸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只要你每个月给我二百毫升血,就行!”
  脸色一变。
  杜仲瞬间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个血族首领,是看上他的血了!
  难怪从一开始,这群人就在千方百计的找他的麻烦,在雪原相遇的时候,还追得那么紧。
  之前。
  在非洲大草原上,见到大魔头的时候,杜仲就知道了自己的血很特殊,特殊到足以勾起大魔头的兴趣。
  这暮斯又是血族。
  眼光,自然跟那大魔头一样。
  对暮斯而言,杜仲的血就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一大补品。
  一次性取干,不如留着慢慢供养。
  把杜仲当成血奴?
  杜仲怎么可能答应?
  “痴心妄想!”
  杜仲想也没想,便是立刻回了一声。
  “恩?”
  暮斯神色一冷,一脸不爽的盯着杜仲,张口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间,右手一挥。
  合围在杜仲身周的血族,作势就要攻击。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