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色阴冷的看着那个对着度背影喊话的

作者: admin 分类: 奔驰彩票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12-12 14:06
 
  “这个人通风报信去了。”
  杜仲面色阴沉的说了一句,旋即又补充道:“给黑袍人!”
  闻言,商易面色一变。
  稍许。
  “啾……”
  一个鹰啼声,震响山林。
  寻音望去,只见一只黑鹰腾空而起,朝着远处急速飞去。
  “杜仲,你有种就和我们单挑,抓人质算什么本事!”
  下方人群中,议论声,起哄声,逐渐的喧闹起来。
  一些人不断的批判着杜仲罄竹难书。
  在众人神色焦急的等着看杜仲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不断的说出一句句针对杜仲的言语来,从各方面来挑拨大家的情绪。
  “看,这个,这个,还有哪个……”
  低头望着下方的喧闹的人群,杜仲不断的张口,把人群中挑拨众人情绪的那几名武者,一一的点了出来,说道:“好好记住这几个人的脸,他们也是奸细!”
  杜仲每说一个,商易就看一个。
  每一个都看得特别的仔细。
  半空中。
  杜仲不断的指着人群中那些挑拨离间,乱扯是非的人,商易则一点也不敢马虎的,全部记了下来。
  没一会儿,下方人群的喧闹声更加剧烈了。
  可不管这些人如何叫嚷。
  杜仲却依旧停留在半空,没有任何动作。
  这种情况,令得下方的人,更加的激愤了起来。
  敢情,杜仲这是拿商易要挟着,玩他们呢?
  随着众人的激愤。
  隐藏在人群中的奸细,也一个一个的站出身来,牵着头带领大家对杜仲恶语相向,不断的激怒着众人。
  见状,杜仲心中冷笑。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出来的人越多,后面的计划就越安全。
  ……
  另外一边。
  “啾!”
  一只黑鹰从远处破空话而来,冲到一片雪原里,煽动着翅膀,缓缓的落脚在仇东升身旁,那名黑袍人的手臂上。
  黑袍人伸手,从鹰脚下解下来一张纸条。
  仔细的看了起来。
  “什么消息?”
  一旁,脸色苍白的仇东升,张口问道。
  “杜仲被围了。”
  黑袍人张口应了一声,补充道:“而且,还抓了商家公子!”
  闻言,仇东升那毫无感情的眼眸里,骤然间闪烁出来一丝精芒。
  他等的机会来了!
 
 
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敢杀我?
  “好!”
  听到黑袍人的汇报,仇东升双眼一眯,咧嘴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张口道:“这可是个不可错失的好机会!”
  “杜仲啊杜仲,你可真够傻的,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被我掌握在手里,解释有毛用,谁会相信你?”
  “现在可好,被围了吧!”
  说到这里,仇东升忍不住的把嘴巴一张,哈哈大笑起来。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这个时候去救杜仲,就必然能坐实杜仲和他们的关系,日后无论杜仲如何解释,也再也洗不清楚了!
  “动手,把少主给我救回来!”
  心念一动,仇东升立刻下令。
  “是!”
  就在仇东升的话声落下的同时,在其身后不远处,几名黑袍人从树干背后走出来,跪地领命之后,立刻转身带着一大群人,朝着杜仲所在的方向飞掠而去。
  ……
  这边。
  在众人激愤的情绪下,杜仲把所有隐藏在人群里的奸细,全部都给指认了出来,商易也在杜仲的提醒下,把这些人的样貌,全部记在了脑中。
  “你到底想干什么?”
  记完杜仲指出来的奸细,商易立刻出声询问。
  然而,面对商易的询问,杜仲却连一个字也没有回答,抓着商易肩膀的左手往商易脖子上一勾,右手收回的同时,悄然从裤腰带中间,将莲花果取了出来,偷偷的塞到了商易的裤兜里。
  “恩?”
  商易微微一愣。
  他能清楚的感应到莲花果的能量气息。
  可还没等他问出声。
  一阵急速暴掠的破空声,骤然传来。
  转目一看。
  只见,不远处的丛林中,一大片黑压压的黑袍人,正飞速的奔涌而来。
  “谁敢上海我家少主!”
  刚一到,领头的黑袍人就猛喝出声。
  见到黑袍人出现,所有在场的武林人士,立刻就紧张的全部戒备了起来。
  半空。
  杜仲轻轻的拍了拍商易那个装有莲花果的口袋,提醒商易。
  而后,勒着商易脖子的左手,悄然一松。
  察觉束缚到消失。
  商易心头一动,瞅准机会,双手猛的一撑,立刻就从杜仲的束缚中突破了出来,而后一个转身,猛的朝着杜仲的胸口一拍。
  这一掌,商易并没有用力。
  只是轻轻的一拍。
  一掌落下。
  杜仲身形暴退,趁机装作受伤状,倒退而出。
  “杀!”
  见状,下方的武林人士,立刻就齐齐腾空而起,疯了似的暴冲而上,围向杜仲。
  “保护少主!”
  那边,黑袍人也暴喝一声。
  全部腾飞起来,围了上去。
  一瞬间,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很是奇特的画面。
  以杜仲为圆心。
  内圈是所有武林人士,外圈则全部都是黑袍人,形成了一个三放对峙的局面。
  “众位,我杜仲一生清白,从不做任何违背道义之事,希望杜仲不要遭受阴险之人的挑拨离间!”
  杜仲高喊。
  话声刚落。
  人群中,一名穿着白色武者服,相貌平平的青年人,突然就冷笑了起来,张口道:“我们可不信!”
  众人也都满目质疑看着杜仲。
  “清不清白,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算的,要么你束手就擒,我们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你要是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又凭什么要我们相信你?”
  夏宁玉张口喝道。
 
  包围着杜仲的同时。
  所有黑袍人齐齐转头,看向仇东升。
  毕竟,仇东升才是他们的头。
  仇东升不发话,他们是决计不敢对杜仲出手的。
  杜仲也转过头,看着仇东升,面带冷笑地问道:“你敢杀我?”
  闻言,仇东升双眼一眯。
  脸上怒意升腾而起。
  一脸冰寒的盯着杜仲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把牙关一咬,猛的一挥手,张口喝道:“放他走!”
  这话一出。
  那些黑袍人立刻就忿忿不平的朝后退了出去。
  “哈哈……”
  见状,杜仲立刻张大嘴巴,哈哈大笑着,迈步离去。
  杜仲也想再杀几个人。
  但是他知道,如果再动手杀人的话,恐怕就真有可能被这群黑袍人围殴了,虽然不至于打死,但把他打伤对他们而言,也并不算坏事。
  所以,还是赶紧走为好。
  离开黑袍人群。
  杜仲立刻就飞掠了出去。
  为了争取足够的时间,杜仲甚至都不赶朝武林人士所在的地方靠近。
  现在的他,必须要避免跟武林人士的冲突,一旦冲突发生,他就很有可能会被黑袍人偷袭,那样的话,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的混乱,之后的计划也会更加难办……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一个莲花果,说明不了什么
  “先去解决屏障!”
  在远离黑袍人和武林人士的情况下,杜仲最先想到的,就是先解决围绕着天山的那一层能量屏障。
  他必须要赶紧分析出屏障的能量排列顺序,把屏障破解掉。
  这可是他在危急时刻,唯一能走的一条路。
  毕竟,仇东升真的对他起了杀心。
  谁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耍什么样的阴招?
  很快的。
  杜仲就来到了屏障旁边。
  顺着屏障一路飞掠,找到一块极为隐蔽的地方之后,杜仲立刻闭上双眼。
  “为用!”
  心念一动,立刻沉入到为用境之中。
  眼前。
  这一个能量屏障,立刻就化成了无数个排列得无比复杂的能量分子,这些分子一个个都在闪烁着微弱的红光,轻轻的跳动着。
  “咻!”
  就在这时,一个极为微弱的破空声传来。
  听到破空声的瞬间,杜仲立刻就睁开双眼。
  闻声一看,赫然发现在那丛林上空,一只黑鹰正在天空中盘旋着,盯着杜仲所在的位置看了几眼。
  “唰……”
  盘旋了一大圈,黑鹰一转头,便是远远的飞掠了出去。
  很快的。
  就飞回到了仇东升所在的那座小山上。
  “扑哧扑哧……”
  扑腾着翅膀,落在仇东升身旁的黑袍人手臂上之后,黑鹰一边转动着脑袋,一边张开利啄。
  “啾啾啾……”
  一连叫了好几声。
  鹰鸣声止。
  黑袍人轻轻一抬手,黑鹰腾飞而起,朝着远方掠去。
  “东南方向,一片枯树林边缘。”
  黑鹰一走,黑袍人立刻张口道:“去。”
  话声刚落。
  身后几名黑衣人,立刻转身离开。
  “呵呵……”
  前方,望着腾飞在半空化做黑点的黑鹰,仇东升忍不住的把嘴角一勾,笑道:“有人源源不断的报告杜仲只身一人所在的位置,相信那些武林人士,很快就会忍不住冲动的杀过去了吧?”
  “到时候,我们再冲上过去,围剿!”
  “杀掉五分之四,放走五分之一,让活着的那些人,把杜仲跟我们是一伙的消息,传便整个武林。”
  “到那时,我要让他他木仁峰也百口莫辩!”
  说罢,仇东升转过头来,看着一直跟在他身旁的那名黑袍人。
  “计划执行到现在,就差最后一步,杀人了!”
  黑袍人张口道。
  “恩。”
  仇东升点点头,张口问道:“刚才血战中,杀死的那些人的精血,都收集起来了吗?”
  “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黑袍人张口道。
  “好。”
  仇东升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接下来,要如何了解杜仲,可就看你的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
  黑衣人点头。
  ……
  这边,丛林中。
  血战结束后,夏商两家立刻就带着所有人,撤离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区域。
  丛林大战,他们太吃亏了。
  毕竟,那些黑袍人全都隐藏在暗处,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突然袭来,如果继续在林中作战的话,损失还会继续扩大,甚至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经过商议后,众人全部决定,找一片空旷的场地。
  毕竟,在这种场地上,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黑袍人的到来,也可以立刻选择应对的方法,就算打不过,也比较容易逃跑。
  “大家先休息一下。”
  空地上,商易挥示意大家停下。
  随后,便是独自往前迈步,一边继续查探着周围的情况,一边爬上一块呈圆柱型竖立着的巨石,然后踪身一跃,直接跳到了石头顶端。
  朝着下方的人群扫望了一眼之后。
  商易直接走到圆柱顶端中央,避开所有人视线的同时,把手往裤兜里一伸,将杜仲塞在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竟然真的是莲花果!”
  看到莲花果的瞬间,商易的神色就变了。
  杜仲怎么会这么平白无故的把莲花果给他?
  在这种情况下,以及把莲花果交给他,不如当着大家的面交出来,还能稍微洗清一些嫌疑。
  “杜仲……你到底想干什么?”
  心中呢喃着。
  商易把莲花果装回裤兜,正想起身下去的时候,脸色突然一紧。
  “什么东西?”
  暗自惊诧的同时,商易立刻把手从裤兜里伸了出来。
  这一次,出现在他掌心上的不在是莲花果,而是一张纸条。
  满面惊疑的打开纸条一看。
  商易赫然发现,纸条上写着的,赫然是杜仲的计划。
  仔细的看完纸上的每一步计划。
  商易才神色复杂的转目望着裤兜里的莲花果。
  这一看。
  商易就立刻明白了过来,杜仲之所以这么轻易的把莲花果给他,目的就是要取得他的信任。
  可问题是。
  他现在也不能确定杜仲那个计划的真假啊。
  没错,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杜仲的计划的确是为了坑杀黑袍人。
  但是,谁又知道,这个计划会不会是欲盖弥彰,暗地里想要坑杀的,是他们武林人?
  而且。
  一个莲花果,并说明不了什么。
  坐在石柱顶端。
  商易暗暗的沉思着。
  可就在这时,一个大喊声,突然就远处传了过来。
  “有发现,有发现!”
  大喊声一传来,就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转目看去。
  只见,一名身着白衣的武者,正气喘吁吁的从丛林中跑出来。
  “你发现了什么?”
  白衣武者刚一到,夏宁玉就立刻迎了上去,其他被勾起好奇心的武林人士,也都纷纷上前,把白衣武者围在中央。
  “我发现了杜仲的位置。”
  白衣青年咧嘴一笑,一脸兴奋地说道:“而且,他现在是只身一人!”
  “什么?”
  夏宁玉一喜,立刻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
  白衣武者肯定的点了点头,张口道:“刚才的血战之后,我就一直躲在树林里,跟踪杜仲他们,发现杜仲被带到他们的老窝之后,不久就离开了,没有任何一个黑袍人跟着,他现在的确是一个人!”
  这话一出。
  众人眼前一亮。
  “好啊,刚才没杀了他,这次定然要了他的命!”
  “没错,要他的命!”
  “他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他活!”
  一个个愤恨的怒骂之声,从人群中传开。
  所有人争相询问着杜仲所在的位置,然后全部看向夏家,以及石柱上的商易。
  在大家的注视下,商易缓缓的站起身来。
  望向报信之人。
  心头猛的一动!
  此人,赫然就是刚才,杜仲胁迫着他飞到半空中时,所指的其中几张脸之一。
  见到这张脸。
  商易心中,立刻就下定了注意。
  “商公子,咱们商议一下?”
  夏宁玉望着商易问道。
  “好。”
  商易点点头,纵身从石柱上跳了下来,走进人群。
  “杜仲的确切位置在哪儿?他现在在做什么?”
  走进人群,商易一脸淡然的望着来报信的白衣武者,询问道。
  “就在那边,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白衣武者朝着杜仲所在的方向一指,张口补充道:“我仔细的观察过,他刚才受伤了,现在应该正躲在那个角落里恢复呢。”
  “哦?”
  商易眼中精光一闪。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夏宁玉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趁着他疗伤的时间,直接将其斩杀,以免后患无穷!”
  “没错,杀了他!”
  白衣武者立刻附和着,一脸愤怒地说道:“他杀了我兄弟,我就算不要这条命,也一定要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众人齐声高呼。
  “大家先安静一下。”
  商易转过头来,对怒声大吼的众人压了压手,说道:“杜仲,肯定是要杀的,但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冲过去,我怕会遭遇到黑袍人的伏击,以大家现在的情况,可经不起再一次的血战了啊……”
  闻言,众人顿时就沉默了。
  的确。
  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很多兄弟,就算黑袍人的伤亡情况不比他们差,但黑袍人胜在人多啊,要是再遭受一次伏击的话,他们可就彻底完了。
  “夏公子,你怎么看?”
  商易转头看着夏宁玉。
  “是死是活,拼一把吧。”
  夏宁玉苦笑一声,张口道:“如今,我们的人越来越少,黑袍人的数量却源源不绝,而且我们已经被困在这天山之中了,想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方法就是杀掉黑袍人,抓住杜仲,找到离开的办法!”
  “恩。”
  闻言,杜仲无奈摇头。
  “还有什么好说的,杀了他!”
  白衣青年冷笑一落,脸上流露出一抹森然的寒意,没等其他人开口,便是身形一动,率先暴冲而出,带着一股无比威猛的气势,朝杜仲猛攻而去。
  “哼!”
  杜仲冷哼一声,立刻还击。
  这一动,所有武林人士也都纷纷的围了上来,一个个完全不留情面的,疯狂出手,无比凶猛的对着杜仲围攻而来。
  “你们敢!”
  见状,领头的黑袍人当即怒喝。
  一挥手。
  所有黑袍人立刻冲了上去。
  血战,展开!
  黑袍人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攻击着武林人士。
  杜仲身陷其中。
  在不断闪避的同时,找准机会就立刻出手,一连斩杀了好几个黑袍人,想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
  奈何。
  这些武林人士,全都杀红了眼。
  根本没有人去搭理杜仲做了什么事。
  大多摆脱掉黑袍人的武林人士,都纷纷把目标转移到杜仲身上,纷纷攻击杜仲。
  “保护少主离开!”
  领头的黑袍人冲上前来,带着一大群黑袍人,立刻就把围攻在杜仲身周的武林人士,全部牵制到了一边,而后更是直接在杜仲的身周形成一个包围圈,不断防御着武林人士进攻的同时,抽身退离出去。
  在黑袍人的保护下。
  杜仲很快的就脱离出了战圈,远远的飞掠了出去。
  这一幕,落在那白衣青年的眼里,白衣青年立刻就冷笑了起来,伸手指着杜仲离去的背影,张口大吼道:“杜仲,你敢杀我兄弟,从今日起,我与你不共戴天!”
  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人尾随着响应了起来。
  其后,其他人也纷纷大喊。
  这一刻,在场的每一个武林人士,都打心底里认定,杜仲就是那个始作俑者,就是个放肆杀人的恶魔!
  在这种情况下。
  在商家中年人的保护下,刚落到地上的商易,却是悄然摸着口袋里的东西,,以及那几个响应之人。
  随后,又转头朝杜仲的背影看了一眼,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疑虑之色。
  ……
  “啪嗒!”
  在黑袍人的簇拥下,杜仲很快的就被绑架到了仇东升所在的雪原之上。
  “恭喜啊,平安回来了。”
  见到杜仲,仇东升立刻就笑着迎了上去,说道:“你应该感谢我吧,这一次可是我救了你的命!”
  “哼。”
  望着仇东升,杜仲冷哼一声,张口道:“我觉得,我不但不应该感谢你,还应该恨死你,你这么一做表面上倒是真救了我,但是暗地里,却让我坐实了我是你们少主这件离谱之事,直接就把我变成了武林公敌。”
  “这,应该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吧?”
  说到这里,杜仲一脸冰寒。
  “呵呵……”
  仇东升淡然一笑。
  “现在,我已经没用了,你该杀我了吧?”
  杜仲张口问道。
  “当然不行。”
  仇东升立刻摇头,说道:“你可是我兄弟,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杀了你?”
  “你还想干什么?”
  杜仲眉头一紧,立刻追问。
  “不想干什么。”
  仇东升笑着摇摇头,说道:“现在,你可不能死在我的手上,这天山只有三拨人,那些武林人士没杀你,血族的人也没杀你,而且你还被我们给救了回来,又怎么能这么简单的就死了,你要是一死,那肯定就是我们杀的了。”
  “我费了多少苦心,才让他们完全相信的东西,岂能这么便宜的就让他们再次怀疑?”
  说罢,仇东升转过头,面带微笑的看着杜仲,说道:“你说,是吗?”
  “呵……”
  杜仲冷笑一声,张口道:“看样子,你们是准备等我和武林人拼斗的时候,再趁机杀了我?”
  “聪明!”
  仇东升打了个响指。
  “我还真就不相信,你们这里还有人能杀得了我。”
  杜仲一哼,张口道:“只要我想逃,就凭你手下这些人,也想杀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仇东升一脸神秘的咧嘴笑了笑。
  杜仲不屑。
  漠然冷笑着问道:“我可以走了?”
  “请便!”
  仇东升把手一伸,说道:“其实,我还挺怀念昨天那一晚的。”
  “那就好好怀念怀念,反正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杜仲张口道。
  “是啊。”
  仇东升轻叹着摇摇头,补充道:“能看见你活着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闻言,杜仲一转身,不再搭理仇东升。
  直接就迈步离开。
  走到后方,那一大群黑袍人身前的时候。
  杜仲眼珠一转。
  原本毫无动静的右手,猛的一提。
  然后一劈。
  直接一掌拍在了其中一名黑袍人的脑门上。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脚步又一动,刚劈死一人的手掌,猛的捏拳。
  拳势凶猛的一动。
  又一拳砸碎另外一名黑袍人的喉咙。
  眨眼间,连杀两人!
  “啪嗒啪嗒……”
  终于反应过来,所有在场的黑袍人,立刻就无比愤怒的呼啦着冲了上来,把杜仲死死的围绕其中。
  刀剑相指,剑拔弩张!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